篮球完全即时比分网:中國正處于世界經濟體系的“準中心”地位

獨家網   翟嬋,程恩富   2019-12-04 09:50  

足球直播比分网 www.274044.live 國正于世界經濟體地位

                            ——確立中心一準中心一半外圍一外圍"新理論

不再是外圍

在經濟全球化不斷深入的背景下,中國逐漸走向富強,在世界經濟舞臺上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從而引發中外學術界關于中國發展地位和未來發展趨勢的廣泛關注和探討。其討論的問題大概有這幾個方面:如何界定和衡量當前中國在世界經濟發展中的角色或地位?如何評估中國角色所產生的影響和作用?中國發展在全球經濟體系中所面臨的挑戰有哪些?中國未來如何通過“一帶一路”等框架與其他國家進行共贏式合作?

在國際激進政治經濟學文獻中,“中心一外圍”理論闡述資本主義世界經濟體系,并詳細解釋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同國家的發展地位和發展關系,有著較為廣泛和重要的理論影響。但是,一個由勞爾普雷維什Prebisch)創立于20世紀四五十年代,經弗蘭克(Frank)、巴蘭(Baran)、阿明(Amin)、沃勒斯坦(Wallerstein)等于20世紀后半葉不斷完善的理論,其解釋力是否完全適用于研判現在中國的發展地位,是存在疑問的。

究其原因,如果按照“中心一外圍”理論的原意,在資本向全球擴張的體系里,中心和外圍的關系是固化的等級關系,而中國作為一個“外圍國家”,而且還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其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里的異軍突起,顯然出乎“意料之外*即使是沃勒斯坦將該理論發展為“中心一半邊緣一邊緣”的分析模式,也沒能預料到中國如今的發展地位。此外,他雖然承認處于半邊緣地帶的國家有可能上升為中心,也可能會沉淪為邊緣,可是他聲稱從半邊緣上升為中心的“追趕”發展不應該被提倡,外圍國家應該做的是發展經濟進而反對世界體系。"這一說法顯得不夠完美。

既然同中心國家存在較大經濟差距,需要通過經濟發展為博弈和反抗積蓄力量和資本,那么外圍國家就無法避免“追趕式”發展,而且通過這種發展,一些國家比以前要富裕,人均收入正在不斷提高。因此,本文主張外圍國家要大力發展經濟,實現國民經濟的高度工業化和現代化,逐步改變經濟發展依附于中心國家的態勢,實現獨立自主與國際合作有效結合的科學發展,并積極促進世界體系的公正化和合理化治理。

首先,本文將對“中心一外圍”理論內涵進行梳理和評價,進而提出這一分析工具對于中國現階段發展狀況的解釋力需要完善,通過實證研究說明中國目前的發展階段可定義為“準中”國家,而不再是外圍國家,但也未成為中心國家。其次,在貢德•弗蘭克(Gunde Frank)白銀資本一一重視經濟全球化中的東方》一書提到的指標基礎上,重新確立若干重要衡量指標,對中國的發展狀況與發達國家的七國集團(G7)進行重點比較,力圖說明需要用“準中心”的新概念來定義現階段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和影響力。最后,在結語中提出中國完成從“準中”到中心國家過渡的時間節點和戰略要點。

百年未有之變化

“中心一外圍”理論由勞爾普雷維什在20世紀40年代末提出,論證的是資本主義作為一個全球經濟體系是如何分工和運作的。他指出,資本主義體系中的全球分工是按照經濟結構來劃分的,也就是說一部分國家由于擁有明顯的資金和技術優勢,在經濟結構上具有同質性和多樣性,從而成為經濟和工業的中心,而其他一些國家依賴于外部投資,技術落后,在經濟結構上具有異質性和單一性,客觀上成為世界經濟的外圍。外圍國家由于僅僅依靠出口初級產品和自然資源,制成品嚴重依賴出口,處處受到中心國家的剝削和占有撰“中心一外圍”理論對不同國家的二元劃分,其分析工具在于“比較優勢”,目的是指出中心國家和外圍國家之間存在的極大不平等和不平衡,中心國家對外圍國家存在剝削和占有的普遍情況。

20世紀六七十年代,拉美學者巴蘭、阿明、弗蘭克和多斯桑托斯(Dos Santos)根據“中心一外圍”理論來批判資本的全球擴張,指出資本的全球擴張導致現存國際經濟秩序的不合理和不平衡。他們的主要觀點是:外圍國家沒有重要技術、資金,只能依靠自己的原材料和能源等和中心國家進行貿易交換。由于始終依附于中心國家,必然受到處于中心位置的發達國家的剝削和占有。譬如,阿明認為,外圍國家的經濟特征是其資本主義部門一開始就是被從外部引入,而且以依附于國外市場的形式發展,在經濟方面從屬于中心部門的再生產,外圍資本積累具有對中心的依賴性。弗蘭克則指出,資本積累過程幾千年來一直在世界體系中發揮著主要作用,認為外圍的發展是正處于目前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結構以內的,也注定是不發達狀況的有限發展。

20世紀七八十年代,沃勒斯坦根據世界體系理論提出“中心一半邊緣一邊緣”的發展格局,認為世界經濟分為中心國家和邊緣地區,兩者之間是半邊緣地區,這些地區過去曾經是中心或者邊緣地區,是世界經濟結構不可缺少的區域。他指出,資本在世界范圍內的轉移使得中心國家獲得資本和勞動的關系,獲得剩余價值,實現對邊緣地區工人勞動的剝削和占有。為了改變這一局勢,外圍國家所面臨的出路要么是推翻這個體系,要么就是在這個體系內謀求地位的上升,即從邊緣上升為中心。這一觀點的提出,是對“中心一外圍”理論的補充和發展,換言之,是對其固化的二元結構進行細化分析,因為不是所有的國家從始至終都處于中心或外圍地位。但是,沃勒斯坦還是沒能跳脫出資本主義體系,強調世界上只有一個體系,忽視了社會主義國家的誕生和崛起的趨勢。阿明(2011)也指出,“中心一外圍”結構的運作機制強調的是,資本主義是第一個統一了全球的體系,“中心一外圍”的二元制結構嚴重扭曲了現實,忽視了發展道路多樣性的選擇,其宣傳的是一種歐洲中心的意識形態。正是由于這些變量的存在,多極化應該被提倡。他還認為沃勒斯坦關于三個等級的劃分其實還不如“中心一外圍”的兩極分析結構,因為三級結構無非是掩蓋了和轉移了中心國家對于邊緣國家的直接剝削和掠奪。不過,布茲加林認為“半外”概念還是可以使用的。

岡薩雷斯一維森特(Gonzale -Vicente)(2011)進一步提出用“制造業中心”的概念來定義中國當前的發展。他指出,由于中國仍缺乏明顯的技術優勢,并非常依賴勞動密集性產品的出口,因而可以把中國定義為“制造業中心國家”,但他也指出外圍國家的分類已不足以定位中國在世界經濟中所扮演的角色。其原因是,中國近年來在科研技術方面的投入也促進了中國經濟的飛速增長,而中國的對外投資與合作更是提升了中國的經濟地位。例如,中國在南美洲、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發揮了西方無法媲美的作用。加拉赫(Gallagher)(201/)對中國這方面的影響力進行了詳細的數據分析,他指出,從2003年到2013年中國在拉美地區的投資崛起促進了拉美經濟GDP增長了3.6%,人均GDP增長了2%,而在之前華盛頓共識主導下的20年里,這兩項數據的增長分別為21%0.5%。.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世界經濟展望》中將不同國家劃分為發達經濟體、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雖然IMF根據這一分類,指出中國是新興市場,但是在分析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增長時,它又將分析數據分為三個類別:大宗商品出口國、不包括中國在內的非大宗商品出口型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中國。將中國的數據進行單獨統計,原因無非是中國的數據與其他國家相比過于突出。將中國簡單定義為新興市場,從某種意義上講,輕視了中國這一龐大經濟體的影響力。事實上,正如普里(2010)在世界銀行的報告中強調的那樣,中國現在是全球經濟發展的引擎。德夫林(Devlin)(2008)則更加鮮明地指出,中國現在是世界經濟的主宰。因此,不管是從客觀現實還是從以上理論觀點來看,都印證了卡多索(Cardoso)(1982)早先的評論,即“中心一外圍”理論的缺陷在于二元制結構無法解釋當代的結構偏離和變量。而德賽(Desaz)(2013)則進一步指出,資本主義經濟體系是高度等級化的,資本主義全球化所統一的世界市場是一個需要霸權和主導力量的市場,新興的多極力量是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決定性力量。

國內學者對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做了研究,但缺乏對其發展階段和水平的準確定位。張宇燕、田豐(2010)指出作為11個新興經濟體之一,中國在世界經濟格局中扮演重要角色,這是完全正確的,但這一角色究竟如何與其他新興國家進行區分并在世界體系中予以定位,還沒有給出非常明確的答案。王躍生、馬相東(2014)曾經就世界經濟體系提出了雙循環結構,即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之間的第一層循環,以全球產業價值鏈為基礎,通過垂直型國際直接投資、產業內貿易和產品內貿易,形成一個緊密的經濟循環圈。第二層循環是像中國這樣的崛起國家引領其他發展中國家,進行國際投資和產業轉移-這一觀點的問題在于,第二層循環不免給人以中國復制第一層循環,即原來的“中心一外圍”模式之嫌,目的是在獲得優勢地位后,對拉美、非洲等國家進行不平等的交換和占有。事實顯然不是這樣,中國的發展和對外貿易遵循的是平等互利的原則。誠然,中國需要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自然資源來為本國經濟發展創造條件,但不像原來占據世界經濟中心位置的西方國家那樣,廉價或超低價攫取其他國家的資源和初級產品;相反,是中國對于原材料等的迫切大量需求,導致了價格的上漲,使得這些國家獲益大大增加;況且,中國的對外投資從不附加政治條件,也不存在通過借貸轉移金融?;那榭?,所以這一層發展合作關系不能歸結為“第二層循環”。此外,如果按照雙循環模式發展的觀點,似乎西方中心國家原來和那些拉美、非洲外圍國家的聯系就不復存在了,兩層循環之間出現了斷層和割裂,但是現實的情況仍然需要進一步的分析。

綜上所述,盡管“中心一外圍”“中心一半外圍一一外圍”這兩種理論在相當程度上揭示出近代資本主義以來世界體系的發展特征,也有利于不發達國家擺脫外圍或依附或邊緣的地位,不過,固化的二層或三層等級描述難以全面動態地定義和解讀中國等正在崛起的國家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雖然在經濟全球化不斷發展的今天,傳統的歷史的資本主義世界體系還沒有終極,但中心國家的全面優勢不斷相對縮小,中國等新興國家不斷崛起,這使以往“中心一外圍”“中心一半外圍一外圍”的世界經濟格局和層次發生了百年未有之變化。既然已有的中外理論研究還不足以準確界定新時代的中國在世界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那么就迫切需要創造一個新概念來加以精準定位,而“準中心”概念也許可以達到這一研究目的。

確立一個新理論

貢德弗蘭克2008)在《白銀資本——重視經濟全球化中的東方》一書中指出,歐洲從來沒有處于世界的中心,反而是中國、印度這樣的亞洲國家在世界經濟的發展中曾經處于中心位置。他通過以下幾項指標對比了歐洲和亞洲當時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和角色。一是數量指標,即人口、生產力、貿易;二是質量指標,即科學與技術(此外還有一個機制問題)。下面我們在此書提到的指標基礎上重新確立若干重要衡量指標,對中國的發展狀況與發達國家的七國集團G7)進行重點比較,試圖說明需要用“準中心”的新概念來定義現階段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和影響力。

一)中國國民經濟總量在世界體系中的影響

一個國家的國民經濟總量是生產力水平的重要表現,它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力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經濟增長速度;二是GDP總量占世界GDP總量的比重&三是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根據2018年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對全球經濟增長速度的最新預測,相較于G7國家,中國的預期經濟增長速度,以平均6.6%的速度,顯著高于美國以及其他中心國家(見表1;根據世界銀行以當前市場匯率計算的GDP,中國在2017年的GDP總量又遠遠超過了除美國之外的其他G7國家(見表2),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貢獻力量(見圖1)而基于購買力平價計算的GDP,2018年中國更是超過了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增長極(見表3)。 

1

2

3

微信圖片_20191204113154

中國經濟在世界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應通過人均GDP來確定,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太部史蒂夫巴內特Steve Barnett)(2014)指出的那樣,中國的經濟規模很重要,其對全球需求和需求的貢獻將會大于從前。對于出口國來說,這意味著中國不斷擴大的市場將繼續是未來的重要客戶來源。而且,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實際上仍將略有增加,從"0個百分點2003-2007年)上升到1.1個百分點2015—2019年)。

除了經濟規模,人口總量也是衡量一個國家經濟水平的重要指標。值得一提的是,人口總量和經濟規模之間的正向關聯。弗蘭克在《白銀資本》一書中支持了這種關系,認為“亞洲之所以有如此高的人口增長,只有一種可能性,即它的生產也增長得比較快,因此才能支持這種人口增長”。“占世界2/3的亞洲人口生產出世界/5的產值,而占世界人口1/5的歐洲人口僅生產出其余1/5產值中的一部分,另外的部分是非洲人和美洲人的貢獻。因此在1750,亞洲的平均生產力大大高于歐洲人!”同樣,當代中國和世界的人口與增長的情況也印證了弗蘭克的觀點。依據世界銀行1960年到2017年間GDP和人口總量(見表2)的數據,中國人口增長了約1.08倍,但是GDP則增長了203.9;美國人口增加了0.8,GDP增長了約34.69;歐盟地區這一時期的人口增長了0.25,GDP增加了47.12;拉美洲及加勒比地區人口增長了1.89,GDP增加了72.36倍??杉?,中國的人口總量雖然遠遠大于其他國家和地區(印度除外),但是從GDP的高速增長可以看出,增長的人口所創造出來的生產力,也遠遠高于其他國家增長的人口所創造出來的生產力。

同時也可以看到,中國的GDP增長不僅有效支撐了人口的增長,同樣地,新增的人口也保證了中國GDP的高速增長。按1960年的中國人口約為世界人口的20.19%,創造的GDP僅為世界GDP總值的4.4%,而2017年,中國以世界人口的18.4%,創造了世界GDP總量的15.2%,這無疑說明中國的人均生產力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鑾?,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帶動了其他國家經濟的發展。特別是在2008年西方金融?;?,美國自身經濟疲軟,還拖累了許多國家相應的經濟發展,而中國則頂住了壓力,不僅取得了自身的經濟進步,更是以自身的發展帶動了許多國家的發展(如“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等)。

簡言之,中國在世界經濟增長中的巨大作用,說明中國的生產力進步對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影響,這一影響不亞于中心國家所發揮的作用。

(二)中國對外投資和援助在世界體系中的影響

一方面,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數額不斷增大,為世界經濟的發展注入了積極的正能量。根據商務部、國家統計局、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發布的“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1430.4億美元,在2013年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大關,成為全球第三大對外投資國的基礎上,躍升為第二大對外投資國。此外,2018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1.98萬億美元,在全球分國家地區的對外直接投資存量排名由2002年的第25位升至第3,僅次于美國和荷蘭。

中國在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中的影響力不斷擴大,流量占全球比重連續3年超過一成。中國的對外投資持續為投資的地區和國家以及全球經濟的增長提供強勁穩定的動力源。世界銀行在分析2018年國際債務數據時指出,2016年金磚五國承諾向低收入國家提供的雙邊借款額翻了一倍,達到840億美元,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中國及“一帶一路”戰略舉措下,建設的環繞多個地區的60多個國家的國際經濟一體化走廊。"在拉丁美洲經濟低迷時期,美國從拉美地區回籠投資,中國對拉美的投資總額則在不斷增長,到2016年的非金額類直接投資達298億美元。在成為拉美的第三大投資來源國的同時,中國的投資質量也在不斷提升,由傳統的能源類轉向金融、制造業、信息產業、電子商務、服務業等,極大地促進了當地的經濟發展。

中國的對外投資涵蓋欠發達的外圍國家和發達的中心國家。以中國對非洲的投資格外引人矚目,“非洲大陸上共有60個國家,截至2017年底,中國一共投資了除加那利群島、塞卜泰、留尼汪、索馬里、梅利利亞、斯威士蘭、馬約特、西撒哈拉之外的52個國家,投資覆蓋率達到86.7%。對非投資領域的不斷拓寬促進了非洲國家經濟的全面均衡發展。根據貝克麥堅時國際律師事務所發布的投資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對北美和歐洲發達經濟體直接投資總額增長兩倍多,創下940億美元的歷史新高。其中,對北美的投資金額達8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189%,對歐洲投資460億美元,增長90%。報告稱,民營企業引領中國對歐美投資,交易完成量超過總量的70%'投資主要流入了房地產和酒店服務、交通運輸、公用事業和基礎設施、消費品和服務以及娛樂行業。同時,國有企業的投資重點由純金融投資轉向實體經濟。以中國對歐洲投資為例,將近70%的投資流向了信息和通信技術、交通運輸、公用事業和基礎設施以及工業機械制造行業。毫無疑問,中國的對外投資促進了各國共同發展,為全球經濟發展了更多機遇,其影響是深遠的。

與此同時,中國的對外援助為受援國的發展提供了蓬勃發展的機遇。首先,從對外援助的原則來看,與美國官方發展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簡稱ODA)的最大區別的是,中國的對外援助堅持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不干涉受援國內政,充分尊重受援國自主選擇發展道路和模式的權利。以拉丁美洲為例,在債務?;⒑?,美國和各國際金融機構向拉美提供援助時,所附加的條件是各國必須進行新自由主義性質的調整和改革;在非人道主義援助方面,美國政府也

對受援國提出了廣泛的西方人權和民主式的改革要求。而中國則堅持采取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和優惠貸款三種方式開展對外援助。兩國不同做法的影響是直接且顯著的,就是受援國能否獲得真正的獨立自主發展。其次,從對外援助的領域來看,中國2010—2012年對外援助中占比最大的是經濟基礎設施,約占44.8%,然后是社會公共基礎設施,約占27.6%。而根據OECD國際發展數據顯示,2010年,美國48.2%ODA用于社會和公共管理設施,經濟基礎設施僅占10.3%。顯然,中美兩國對外援助的不同側重對受援國經濟發展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中國對于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所作出的貢獻,不僅包括推動當地民生改善,促進經濟社會發展,還包括為這些國家謀求自主發展創造了可能。因此,從對外直接投資和援助來看,中國在全球范圍的影響力是比肩,甚至可以說是超過美國這個“中心國家”的作用的。

三)中國外貿在世界體系中的影響

根據中國統計年鑒的數據報告(見表4,中國的出口貨物總金額逐年上升,其中工業制成品、機械及運輸設備出口的金額不斷攀升,而初級產品的出口金額,經歷過從1980年到2011年的逐年遞增后,趨于穩定。這不僅說明了中國正在改變出口貨物類別、結構,更體現了出口貨物中工業制成品等產品的世界競爭力增強了。 

4 

從全球貿易的角度來看,中國的經濟影響力與日俱增。中國不僅是自身所處的東亞地區的大多數國家(如日本、韓國)的最大貿易伙伴,還是許多區域組織的重要貿易伙伴:中國是東盟的最大貿易伙伴,歐盟是中國的最大貿易伙伴,中國是歐盟的第二大貿易伙伴(第一大貿易伙伴是美國)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亞作為美國的重要盟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也是中國。根據中國商務部2017年的貿易國別報告數據來看,一是從進出口貿易規模來看,中國同韓國、東盟、澳大利亞的進口和出口貿易規模都大于美國與這些國家和地區的進出口貿易規模(見表5、表6)。二是從出口的角度來看,日本16.7%)、韓國14.2%)、澳大利亞25.6%)對中國的出口額同比增長,都明顯高于這些國家和地區與美國出口額的同比增長,其同比數據分別為3.6%、3.2%、0.8%。三是從進口的角度來看,日本24.5%)、韓國20.5%)、澳大利亞(22.2%)對中國進口額的占比也明顯高于這三個國家與美國進口額的占比,數據分別為10.7%、10.6%10.3%。以上貿易數據表明,這些國家和地區對中國貿易的依存度正在逐漸超過美國,中國在全球的貿易競爭力不斷提升。

5

另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分析表明,中國已成為電子商務等前沿行業的全球數字領域領先者。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最新發布的研究報告《中國數字經濟如何引領全球新趨勢》顯示,中國的電子商務市場全球最大,其交易額占全球總額的40%以上,超過英、美、日、法、德五國的總和。移動支付交易額是美國的11倍,且擁有全球1/3的獨角獸企業(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非上市初創公司"可見,中國在貿易領域的數字經濟騰飛迅速。

四)中國金融在世界體系中的影響

近年來,中國倡導的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亞洲投資銀行為代表的國際性金融合作組織,以及通過“一帶一路”等經濟發展合作框架,吸引和影響了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引領世界金融、貿易、投資和援助的新制度構建,成為世界體系中“準中”國家的重要經濟標志。

在金融層面,中國發起和倡議的國際金融組織,不僅在區域經濟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也為世界金融體系的改革提供了范本。近年來,中國倡議并發揮積極作用的金融組織主要有

1.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簡稱金磚銀行"20157月,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南非五個金磚國家宣告成立新開發銀行,規模為1000億美元,五國各占20%的份額。加上2014年五國簽署的《關于建立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安排的條約》,共同體現了金磚國家試圖加強合作,發揮凝聚力和自身金融資源,來彌補IMF、世界銀行等世界金融機構等功能缺失的努力。此外,金磚國家內部不斷提升本幣結算的比例和貨幣互換協議規模。金磚國家貨幣國際化也是挑戰美元霸權的基石,為今后建立新的國際金融體系和世界主要的多邊發展銀行打下基礎。

2.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2013102日,習近平對印尼訪問時提出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倡議,以緩解亞洲長期投資,特別是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投資面臨的難題。這是緣于由西方中心國家主導的世界銀行和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等金融機構,無法和無意于滿足亞洲國家發展基礎設施等實體經濟的緊迫需求。這一倡議得到了許多國家的響應,于20151225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成立。截止到2019924日,亞投行的區域性成員國有個、非區域性成員國30個、潛在的區域性及非區域性成員國26個。

3.亞投行的成員國遍布亞洲、歐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其中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占四席:中國、英國、法國和俄羅斯;G20國家占15席:中國、英國、法國、度、印度尼西亞、沙特阿拉伯、德國、意大利、澳大利亞、土耳其、韓國、巴西、南非、俄羅斯、加拿大;七國集團占五席: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加拿大;金磚國家全部加入: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南非。中國在亞投行成立和發展中的號召力和影響力之大,是任何一個處于世界經濟邊緣的外圍國家和大多數中心國家所無法企及的,其發揮著與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和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有所不同的重要作用。已通過的13個國家的39個貸款或投資項目,總額達到75億多美元,"也是中國金融在世界經濟體系中影響力的重要體現。

此外,人民幣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加入特別提款權,成為繼美元、歐元、英鎊、日元之后的第五大籃子貨幣。這不僅標志著人民幣國際化取得重大進展,對推動國際結算使用人民幣具有重要作用,堅挺的人民幣進行貨幣互換,也有助于打破美元的壟斷和金融制裁,提升人民幣話語權,促進國際貨幣金融體系改革。

五)中國綜合競爭力在世界體系中的影響

目前,中國以科技和制造業為核心的綜合競爭力在全球的影響力提升較快。

首先,中國科技優勢日趨明顯。

中國的量子通信超級計算機、北斗導航系統、5G通信、人工智能、可燃冰開采、電子商務、移動支付等技術均領先世界。有的技術已“領跑”世界科技屆的地位。比如,世界首個體細胞克隆猴在我國誕生,這一技術不僅使得我國在非人靈長類研究領域實現了世界“領跑”,更是為解決人類面臨的重大腦疾病研究帶來了光明前景-

其次,中國制造業優勢日趨明顯。

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超過美國,成為制造業第一大國。2018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世界的份額達到28%以上,成為驅動全球工業增長的重要引擎。在世界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當中,中國有220多種工業產品的產量居全球第一。目前,我國已擁有41個工業大類、207個工業中類、666個工業小類,形成了獨立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高鐵就是中國高端制造業的代表之一。2009-2017年先后出口新加坡、美國、土耳其、印度、沙特阿拉伯、巴西、阿根廷、菲律賓、埃塞俄比亞等國,出口覆蓋全球六大洲,其形成的經濟影響力無疑是巨大的一一成為刺激全球經濟增長的一大動力。中國高鐵運行5,客流量就超過3%歲的法國高鐵,時速350公里/小時快于日本和德國,而中國高鐵的建設成本僅是德國和日本等1/3—1/2。

再者,中國知識產權優勢日趨明顯。

正如澳大利亞“對話”網站刊登的題為《為何說中國是知識產權領域的領先者》一樣,中國一直致力于在科學、高科技等領域加大知識產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總干事弗朗西斯高銳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曾指出,中國是知識產權的生產國,并在知識產權?;し矯嬉丫〉鎂藪蟪杉?。作為第二大國際專利申請來源,中國在全球品牌和文化內容方面正在崛起。根據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年度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專利申請量130萬件,中國專利申請增量占全球總增量的98%。2016年中國受理的專利申請超過了美國、日本、韓國以及歐洲專利局的總和。2017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有效發明專利數達到了93.4萬件,比2004年增長了29.8倍。一些技術已經從過去的“跟跑”到“并跑”甚至向“領跑”邁進,發電設備、輸變電設備、軌道交通設備、通信設備等產業已經處于國際領先地位。

第四,中國綜合競爭優勢日趨明顯。

2017—2018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12項衡量競爭力的指標中,我國有9項有所提升,表現最突出的指標分別為:市場規模排名第一,宏觀經濟環境排名第十七位,創新排名第二十八位;同時,“國內經濟”和“就業”兩項分指數更是排名全球首位。

六)中國倡導一帶一路”在世界體系中的影響

20139月和10月,由習近平分別提出建設“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合作倡議。20153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中國所倡導的“一帶一路”倡議得到了中亞、南亞、西亞、歐洲以及非洲國家的積極支持和響應。這一新合作制度框架,既起到增強中國經濟影響力和向心力的作用,也起到引導沿線國家開展更深層次、更高水平的多方位合作,進而推動全球經濟體系改革的支點。其國際合作框架已經成為眾多國家和地區開展平等互利的經濟合作典范,具有重塑世界經濟體系的作用。

目前,“一帶一路”發展迅速。僅在20181月,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的46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合計就達到12.3億美元,同比增長50%,占同期總額的11.4%。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一帶一路”貿易合作大數據報告2018),從國別合作度、省市參與度、智庫影響力、媒體關注度、外貿競爭力等八大指數方面評估了“一帶一路”的輻射力,指出“一帶一路”國家對外貿易額占全球比重近三成,對于中國以及沿線各國經濟發展都作出了重要貢獻,形成了巨大的帶動效應。“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包含對外投資和援助。比如,中國通過“互聯互通”的方式,利用絲路基金、亞投行等組織合理安排無償援助、無息貸款資金,加強與巴基斯坦、孟加拉國、緬甸、老撾、柬埔寨、蒙古國、塔吉克斯坦等鄰國的鐵路、公路項目合作;亞投行近期正在通過籌備對東盟國家的貸款額到10.9億美元貸款的6個基建項目,以基礎建設投資帶動沿線國家貿易和投資發展。

可見,中國倡議和引導的“一帶一路”制度框架所創造的是一種世界經濟共贏效應,并以中國以自身的經濟實力、影響力和向心力帶動了沿線國家參與世界經貿合作,分享中國和世界經濟發展的紅利,這是一個世界體系中的“準中”或中心國家才能引領實施的國際合作制度新模式。

綜上所述,通過分析現階段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以及與發達經濟體的若干比較,可得出結論:中國雖然與主要中心國家尚存差距,但其取得的長足進步,明顯區別于外圍或外圍國家,須用“準中”這一新概念來客觀描述和界定2012年以來的新時代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準中”概念是對“中心一外圍”二元理論的補充和創新,形成"中心一準中心一外圍”或"中心一準中心一半外圍一外圍”三層結構或四層結構新理論。

成為頂級中心

最后扼要地指出,我國在70年持續走向繁榮富強的基礎上應繼續謙虛謹慎,穩中有進地鞏固和擴大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影響力,爭取在2035年左右進入中心國家行列;然后到本世紀中葉,爭取把我國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成為世界經濟體系中的頂級中心國家,以便有力促進被國際組織廣泛認同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步伐。

為此,我國應確立切實可行的科學理論和戰略舉措,其要點是:確立知識產權優勢理論和戰略,加快提升創新型國家建設的科技體系&確立金融“脫虛向實”的理論和戰略,加快提升人民幣國際化的金融體系;確立公有制為主體的科學理論和戰略,加快提升多種所有制協同發展的產權體系;確立高質量發展的理論和戰略,加快提升全面對等開放和國內外經濟高度協調的產業體系;確立引導公正經濟全球化的理論和戰略,加快提升國際經濟新秩序和共同經濟安全的制度體系。

 

作者簡介:

翟嬋(1988—),女,河北邯鄲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博士生,研究方向: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國際政治經濟學;

程恩富(1950—,男,安徽合肥人,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特聘首席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主席團成員、學部委員,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方向:中外馬克思主義理論和經濟學。

 

注:感謝作者賜稿,為方便傳播,我們略去了注釋和參考文獻,并對各部分標題略作修改。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世界格局 世界經濟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
{ganrao} 至尊棋牌下载手机版 大大网赚博客 五分*是官方彩吗 快乐十分公式计算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建网站赚钱 黄大仙资料大全正版 皇冠街机电玩捕鱼 怎么看意甲直播 微乐捉鸡麻将下载最 两分彩走势图 精准三肖免费公开资料 塑胶篮球场建设 平肖是什么 德甲最新积分榜 850游戏为什么没人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