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歐式“離婚”:德國決心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獨家網   杜佳   2019-09-18 10:11  

足球直播比分网 www.274044.live 8月16日,德國《明鏡周刊》發表文章《告別美國》。文章稱,德美關系已跌入谷底。

1

本月11日,默克爾在國會發表講話,表示美國已經不是歐洲理所當然的?;ふ?,德國決心減少和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年初有民調顯示,多達85%的德國人對德美關系態度消極,政府和民眾同時對美國表現出厭惡情緒。

冰凍三尺,自非一日之寒。

北約軍費問題

只要思想不滑坡,方法總比困難多。

為了兌現競選承諾,川普正在向北約成員國追繳軍費,讓他們承擔歐洲地區的軍事項目,這樣就能為美國節省一大筆錢,用來修建美墨邊境墻。

毫無疑問,川普認定歐洲占了美國的便宜,他早在競選期間就宣稱北約已經過時, 表示如果受?;す輝黽臃牢裰С? 美國將放棄北約和歐洲。

德國是美國在歐洲駐軍人數最多的國家,是繼日本之后的美軍第二大外國基地。美國駐歐和駐非洲部隊指揮部位于斯圖加特,其最重要的空軍基地位于拉姆施泰因(Ramstein)。德國總共駐扎著3.5萬名美國士兵,此外還有1.7萬名美國人以及1.2萬名德國人從事相關文職工作。

德國自1993年以來,國防開支一直低于2%。川普并不是第一個對此有怨言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小布什也經常抱怨。甚至北約伙伴也有所不滿,比如波蘭。德國原已打算今年將其在北約預算中的份額提高50億歐元,總數達到473億歐元。增加后的份額將占德國GDP的1.35%,盡管仍遠遠低于北約2%的目標,但這已經是自1991年冷戰結束以來的最大增幅了。

2

(德國電視一臺:軍費開支占GDP2%以上的國家)

3

(德國商務部數據:政府2020年支出預算。從上至下分別為:就業/社會、國防、交通、教育、其他)

8月9日,美駐德大使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威脅稱,如果德國對美國提出的軍費要求置若罔聞,將考慮撤出駐德美軍,將美軍基地移至波蘭。

美國駐波蘭大使默斯巴赫(Georgette Mosbacher)此前發推文稱, “波蘭實現了北約成員國設定的軍費開支占國內生產總值2%的目標,但是德國沒有做到。因此,如果將駐德美軍調遣波蘭,我們將表示歡迎。”

8月14日,默克爾對美國的撤軍威脅做了回應:“我們已做好被北約開除的準備,只需要美國履行諾言。”

事情總是這樣,一談到錢,感情就破裂了。

駐歐洲的殖民官

德國向來極為重視與美國的關系。德國“大西洋橋”協會在維系兩國關系上一直發揮重要作用。

“大西洋橋”協會成立于1952年,一直致力于“深化德國、歐洲和美國各層次的合作”。德國方面通常任命高級官員出任該協會主席,美國方面則是駐徳大使在其中發揮作用。

4

(大西洋橋網站主頁)

“大西洋橋”協會一直延續著一個傳統,新任美國大使到德國任職時,該協會通?;峋侔煲懷∈⒋蟮耐硌縹浣臃?。但去年新上任的美國駐徳大使格雷內爾拒絕了這份好意。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今年52歲的格雷內爾是川普的密友及粉絲,曾擔任過其競選顧問,在推特上很活躍,喜歡看右翼網站,熱衷于接受??慫剮攣諾牟煞?。

他對徳態度強硬,上任第一天就在推特上要求德國公司切斷與伊朗的業務往來;上任不滿一個月,就在接受布賴特巴特新聞網采訪時,呼吁賦予歐洲各地保守派更多權力,而那時川普的前軍師班農也正在歐洲推動右翼運動。他還極力向德國施加壓力,禁止中國公司在德國建立新的通信網絡,并且催促德國終止北溪2號項目。

格雷內爾行事極為高調,甚至直接訪問別國領導人,其活動范圍已然超出德國。他還曾與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和奧地利前總理塞巴斯蒂安·庫爾茨等保守派領導人會晤。曾任白宮戰略信息總監的西姆斯,川普很尊重她,認為格雷內爾 “不僅是他在德國的人,也是他在歐洲的人。”

5

(明鏡周刊:格雷內爾在德國軍事基地)

一個月前,格雷內爾接受??慫剮攣挪煞檬?,談到了美國的外交政策。他說:“奧巴馬當總統的時候,在德國很受歡迎,但德國還是在軍費上投入很少,并且規劃北溪2號項目。”言外之意就是,無論德美兩國關系如何,德國都只顧本國利益。

8月9日,格雷內爾告訴德新社:“讓美國納稅人繼續承擔5萬駐德美軍士兵的費用,而德國卻將其貿易盈余為國內所用,這真是一種冒犯。”

格雷內爾的強硬和傲慢令德國官員不滿。格雷內爾已經上任近一年半了,默克爾還從未與他進行私人會面,德國外交部長馬斯也已經近一年沒有與格雷內爾進行長時間會談。在今年2月慕尼黑安全會議期間,美國副總統彭斯曾贊揚格雷內爾說話直率,默克爾酸澀地回了一句,德國方面“還需要慢慢適應”這種風格。

社民黨前主席馬丁·舒爾茨甚至直截了當地說,這位大使就像是“一位極右翼殖民官”。 德國自由民主黨副主席沃爾夫岡·庫比奇(Wolfgang Kubicki)也表達了類似觀點:“任何像占領軍高級官員一樣行事的美國外交官須知我們的寬容有一定限度。”他還說,格雷內爾多次干涉德國內政,德國外交部長馬斯應該立即將其驅逐出境。

德美兩國關系不佳,美國駐徳大使從未嘗試緩和雙方矛盾,反而不斷令矛盾激化。 “大西洋橋”協會主席加布里埃爾說:“我們實際上需要這樣一位美國大使,即使他不同意我們的立場,也會調解美國人,向他們解釋我們為什么要這樣做。”

顯然,從德國人的角度看,這位美國大使的表現和他的角色很不相稱。

缺少共同利益

先后退出“中導條約”的美俄,把歐洲當成了軍事對抗的當然戰場,美國長期控制歐洲的目的不言而喻,誰都想把歐洲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德法兩國自作主張、動作頻頻,是因為歐洲的外交和防務只有擺脫對美國的依賴,才能防止美國長期控制和利用歐洲對抗俄羅斯。

除了北約軍費,德美兩國的分歧還主要集中在伊朗、北溪2號管道、貿易關稅等問題上。

在伊朗問題上德美雙方一直存在分歧。筆者杜佳此前介紹過美國和歐盟在伊朗問題上的分歧。德國還曾明確拒絕參加美國在波斯灣?;ど檀庠庖晾氏韉木氯撾?,令美國大為惱火。此外,美國請求德國派遣地面部隊前往敘利亞參與打擊“伊斯蘭國”,也遭其拒絕。

從俄羅斯到德國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也令美國不悅。川普曾在公開場合說,德國人不該建北溪2號,因為這樣一來,德國對俄羅斯的依賴會增加。他還說“我們?;さ鹿饈芏礪匏溝耐?,而俄羅斯則從德國那里獲得數十億美元。”川普的這番言論與美國的經濟利益相關,他想讓德國人從德克薩斯州購買液化天然氣,而不是從西伯利亞買天然氣。

由此川普便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這個項目。川普警告說,向該項目投資的歐洲企業可能面對美國的制裁。該項目涉及到5個歐洲能源公司,分別為德國的Uniper和Wintershall,荷蘭皇家殼牌公司、法國Engie和奧地利Omv公司 。德國方面已經明確表示毫不妥協。

川普本月已前往哥本哈根繼續向丹麥政府施加壓力,丹麥在該項目中發揮著關鍵作用。丹麥《今日新聞》8月9日報道,丹麥政府遲遲不肯為“北溪2號”項目發布穿過丹麥海域的許可,該項目可能會因此推遲8個月,額外耗資6.6億歐元。

6

(福布斯:北溪2號項目)

還有關稅問題。自川普揚言要對德國車企加征25%關稅后,戴姆勒、寶馬和大眾的老板甚為惶恐。去年年底車企三巨頭領導人由美駐徳大使格雷內爾牽頭,親赴白宮面見川普及其高級經濟官員,商談關稅事宜。此事令德國政界極為不滿,社民黨黨魁納勒斯(Andrea Nahles)直言,讓美國大使牽頭搞這種會議,簡直是有辱門風。這應當是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和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的任務,她憤怒地說,德國“可不是香蕉共和國!”。

川普去年與時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商定,將就工業品零關稅問題開展工作,在今年11月前不會對歐盟汽車加征關稅。但知情人士透露,雙方談判收效甚微。德國政府對川普放棄加征關稅的做法已不抱希望。

更加不幸的是,隨著兩國分歧變得公開化,善意已經顯得多余。

敵意寫在臉上

除了德美兩國的經濟和政治方面的分歧,默克爾和川普的私人恩怨也令兩國關系雪上加霜。

7

川普入主白宮后,兩國領導人關系的急劇冷淡一度讓人不安。

據《明鏡周刊》報道,默克爾和川普之間的溝通一直維持在最低限度。此前默克爾和奧巴馬通常每周都通電話,但默克爾和川普的接觸極少。一位美國外交官透露,“雙方從不自發地打電話”,甚至好幾個月都不聯系。德國方面認為,和川普交流毫無意義、實用性極低。據知情人士透露,川普和默克爾見面時,通常是開放式的,很少私密會談,而且默克爾在談話中語調很隨意,經常略帶嘲諷。

今年5月,默克爾在哈佛大學發表了演講,這個演講被視為反川普宣言。默克爾今年度假的時候還隨身攜帶了斯蒂芬·格林布萊特(Stephen Greenblatt)的《暴君》,這是一本反川普的書。

8

(默克爾在南蒂羅爾的度假酒店陽臺上閱讀《暴君》一書)

川普也一樣,在出訪歐洲的時候總是繞過德國。川普8月底前往法國參加G7峰會期間與默克爾短暫交流之后隨即訪問了波蘭和丹麥。德國政府一位高級官員坦言:“川普的行程具有反徳的意蘊。”要知道,波蘭政府一直猛烈抨擊默克爾的難民政策,而且波蘭履行了2%的軍費承諾,川普揚言將駐扎在德國的美軍調往波蘭。丹麥的新首相也是靠反移民的論調贏得選舉。

不久前,川普又一次公開表達了對德國的不滿。他說:“民意調查顯示,和川普相比,奧巴馬更招德國人喜歡。我要說,這是真的,因為我要讓他們付賬。奧巴馬到德國去發表個人演講,然后走人。我去德國會說:讓我與安吉拉談談,安吉拉你必須付賬!”

就在G7峰會上,川普已經公開接受了默克爾的正式邀請,“可能很快就會去”。

再也回不去了

“恐怕在德國經濟的精英層,告別美國的觀點也很受歡迎。”大西洋橋主席加布里爾說,“現在許多德國人認為美國是個大問題,比中國和俄羅斯還大。”

很多德國人將德美關系衰退歸因于川普,希望川普時代早日終結,跨大西洋合作的美好時光早日回歸。但《明鏡周刊》指出,這很可能是一種錯覺。“屆時美國雖然將不會像川普治下那樣,但也不會恢復川普上臺前那樣。”

9

(大西洋橋問卷調查:50.7%受訪者和33.9%受訪者認為德美關系是負面的或極為負面的)

事實上,民主黨在某些觀點上與川普一致。前北約大使、現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外交關系顧問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 )指出,民主黨人也會向德國要求更多軍費開支,也會要求德國人參加霍爾木茲海峽的軍事行動。所以,即使民主黨人明年入主白宮,華盛頓仍然是個令人不安的伙伴。

今年5月,布魯金斯學會的高級研究員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 )對德美關系表達了悲觀看法。 卡根認為,美國在1945年之后保障了歐洲穩定并壓制了民族主義傾向,而如今的美國正在推動民族主義并支持歐洲的右翼政黨,還摧毀了自由的全球貿易。“二戰后歐洲的成功與美國的支持緊密相關”,卡根坦言,“我不知道在沒有美國支持的情況下,這種成功能否持續下去。”

本文為獨家網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足球直播比分网 www.274044.live)。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美國 德國 德美關系

相關閱讀
關鍵詞: 美國 德國 德美關系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
{ganrao} 湖北十一选5推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购买平台 内蒙11选5任五遗漏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广西快3平台下载 山东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河南481开奖形态走势图 山东11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 亿融配资 山西11选5软件 股票微操盘软件开发 3d试机号今天开机号表 福州股票配资 江苏福彩快三技巧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