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比分网dota:香港激進派:“港獨”的花樣與“民粹”的出路

獨家網   杜佳   2019-09-09 14:40  

足球直播比分网 www.274044.live 曾經發達地區的“困難群眾”(the deplorable),現在起來抗議了,他們對現狀極其不滿,但是他們的怒火,被政客們的修辭術成功地引向了兩大敵人:“建制派”和那些“外國人”。在美國如此,在香港也與之類似。

8月25日,香港荃灣區,示威者們使用了燃燒彈,警方則用水炮加以驅散。

 

1

(英國廣播公司8月26日報道:“一些示威者投擲燃燒彈”。)

2

(來自臉書網友@Victor Wang)

香港的騷亂愈演愈烈,即使特首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修例,也無濟于事。主導香港抗議的是所謂“民主派”,筆者分析過的民主黨是“民主派”的主流派別。而除此之外,“民主派”中還有特別激進的派別,其代表是“香港眾志”。

“公投民主自決”論?

香港眾志的主要訴求“民主自決”,即香港人通過“公投”決定香港的命運和前途。這背后的所謂法理基礎早已潰不能立、不堪一駁,因為香港是中國人民的香港,并非只是香港人的香港。其所謂的黨主席是羅冠聰,就是最近一開學就先跑去美國耶魯讀書的那位,“我去耶魯,你們去監獄”,一時間引得輿論嘩然了;秘書長則是早已路人皆知的“港獨”黃之鋒,在今年的香港之亂中,借著多少沖在前面的“港青”街頭流血的洶洶勢頭,站在媒體鏡頭前左右“代言”,可謂又“出盡風頭”。

3

(多維新聞:羅冠聰與黃之鋒。)

2017年6月17日,羅冠聰在“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會”發表演講,闡述其“自決”理論。羅冠聰說,“民主自決是一種權利”,香港人要“自決自己的命運”。

為了打造自己的溫和形象,羅冠聰同時表示不跟中央對抗,“民主自決”不是“挑戰中國主權”。

2016年,羅冠聰通過選舉成為立法會議員,不過在宣誓就職時鬧了一個大新聞,高喊口號“我是絕對不會效忠于殘殺人民的政權”。他口中的“暴政”與“極權”,就是指的中國的中央政府。在媒體政治的環境下,要搏出位,大概就要時不時搞大新聞才行。

這就是“宣誓風波”,羅冠聰因此被依法褫奪議員資格。

《逃犯條例》修法開始后,羅冠聰和他的政黨強烈反對,稱這是“一國兩制”的最后一條底線。一旦條例通過,“兩制”就會變成“一制”。3月初,羅冠聰等人訪問臺灣。3月16日,香港立法會就《國歌條例草案》進行聽證會,香港眾志成員進場阻擾,引發混亂。羅冠聰否認中國“值得人民所愛”,“寧愿叫自己做香港人”。

羅冠聰與民主黨的老領導李柱銘走得很近,兩人曾一同接受自由亞洲專訪。不過,相比于李柱銘這位政治老人,羅冠聰無疑更加激進。這“激進派”與“溫和派”主張,最大的區別就在于“自決”。他們不滿足于民主派“雙普選”、“真普選”主張,而是還需要“公投”。

這里的邏輯似乎不通順:按照民主派的話語,如果香港“真民主”了,港人自然自己掌握自己命運,“自決”豈不是多此一舉?如果不“挑戰中國主權”,“民主自決”到底是為了什么?香港眾志豈不成了“分票黨”?

這個問題,羅冠聰兩年前就說清楚了,通過發動公投等運動,“喚醒大家的身份認同”,“更是未來的博弈策略”。

所謂身份認同,就是強調香港人的身份,與內地的“中國人”區隔開。所以香港眾志要反對“國旗法”,反對《逃犯條例》,所以羅冠聰要說“寧愿叫自己做香港人”。

“自決”與“獨立”只隔了一層窗戶紙,只是羅冠聰沒有把它捅破。“自決”者,為獨立作掩護罷了。

香港的騷亂還在繼續,但是作俑者卻已離開。8月14日,羅冠聰發臉書稱已經到達紐約,9月份將入學耶魯。雖然號稱“在不同位置、崗位上依然可以找到貢獻香港的位置”,網絡上還是出現“我去耶魯,你去坐監”的揶揄聲。

 

4

(耶魯羅同學的臉書頁面:正所謂“我去耶魯,你去赤柱;我去上課,傻仔罷課”。)

“香港城邦論”?

比香港眾志等民主黨激進派走得更遠的,就是所謂“本土派”(香港眾志有時會被媒體當作“本土派”,但是大多數時候被劃為“民主派”)。

這個派別中較溫和的是“城邦派”,代表勢力是香港復興會、熱血公民。其中熱血公民在本屆立法會中占有1個席位。

說到城邦派,就不得不提它的“開山祖師”、香港復興會創黨主席陳云根。2011年,此人著《香港城邦論》,作為城邦派的理論基礎。

陳云根的核心訴求是維持香港“城邦”地位。所謂城邦,就是城市“邦國”,如西周的封建諸侯、古希臘的雅典、中世紀歐洲的威尼斯。

陳云根稱,經濟上,香港是國際貿易樞紐和金融中心,而且以中國內地、東南亞、臺灣、日本為腹地。政治上,香港的“城邦”地位起始于英國的殖民統治,距今有超過170年的“獨立城邦發展歷史”。在政治上,香港自成一套體系,有區別于內地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系統。

因此,在文化上,香港人形成“市民”的身份認同(“港人身份”),“卻無國族意識形態”。簡而言之,港人認同不在于國家,而是依附于城市,“奠定香港的城邦意識”。

據說城邦論成立的關鍵因素在于“自由”與“自治”。在經濟上,陳云根反對香港與內地“融和”,甚至反對任何經濟上的深入交往。首先他反對港人“北上發展”,稱這會導致香港資本、人才、技術流入內地,“扼殺本港行業之生存空間”,造成香港產業空心化。同時他反對內地投資香港,必須提防內地“殖民”,“靠龐大的經濟總量,在香港……配給生意關系”。

政治上,他反對奉新中國為“正朔”,第一大原因竟然是內地“不奉名教”,也就是不尊儒家,不夠傳統。既然不承認內地政府的合法性,陳云根稱中國統治香港是“金融資本主義時代”的“殖民主義”,也不具備合法性。因此他自然主張香港在政治上維持“獨立”地位,與內地做切割。

大概是為了顯得“中庸平和”,陳云根提出不反對“一國兩制”,而且還要擁護《基本法》。他說城邦論是為了維護“一國兩制”,“城邦意識有助于實踐一國兩制”。

邏輯上講對立的兩方面不可混作一談,一件事物不能既是什么,又不是什么。陳的理論,否定“一國”,卻不否定“一國兩制”;不承認中國,卻宣稱要維護全國人大制定并通過的《基本法》,根本無法自洽。

如果港獨有個程度的話,本土派的城邦論比民主派的自決論要多一些,所以陳云根認為自己比民主派更加“革命”,在書中對民主派多有詆毀,稱他們“蠢”、“出賣香港”。

民主派中有人稱要幫助內地實現民主(所謂“民主統一論”),陳云根對此嗤之以鼻。既然香港要做“城邦”,要維持獨立地位,怎么可以去跟內地有深入的政治接觸呢?如果內地也“民主”了,香港就會失去特殊地位,“民主中國必然會損害香港的特權利益”。

為了論證自己的觀點,陳云根列舉諸多歷史上的事例。如唐末藩鎮割據,陳云根說,藩鎮獨立于中央,類似于城邦。“而唐中葉以降,唐朝不被吐蕃吞并,不被黃巢消滅,也全賴藩鎮之力”。

“安史之亂不旋踵而敗者有三鎮以平之”,這讓筆者杜佳有天旋地轉的眩暈感,這“安史之亂”本身就是藩鎮造反???!

唐中葉以降上百年的混戰與災難,天下生民苦厄,藩鎮是重要原因。到現在居然有人打著“文明”、“進步”的旗號加以吹捧,就因為其地方勢力不服從中央的獨立性質?

陳云根自稱不支持香港獨立,但是他連中央政府都不認,連中國統一都不認。陳云根反對“大一統”,希望中國中央政府崩潰后建立松散的聯邦體制。他的所謂“城邦”,距離“獨立”,也只是一個話語術的區別。

5

(《香港城邦論》:不主張獨立,但是英國香港旗還是要打的,“龍騰九天,獅行平野,龍獅合一”,背景色是“貴族藍”,高貴得緊?。?/p>

香港復興會、熱血公民,都有參加2014年的“雨傘運動”。2016年,立法會選舉,復興會、熱血公民與另外一個本土派政黨“普羅政治學會”聯合派出候選人,口號是“爭取民意授權,推動全民制憲”。陳云根出戰新界東選區,獲得2萬多票,占比4%。熱血公民的鄭松泰在新界西選區以5萬多票(9%)成功當選。本土派于是在立法會有了1個席位。

這說明,本土派“城邦論”的這一套,在香港有其受眾基?。ㄋ淙徊歡啵?,有人愿意相信。

今年香港亂局,鄭松泰積極參與。TVB新聞拍到這位議員帶領暴徒進入立法會,并指揮打砸。這也是一則足以震驚“古今臺外”的奇聞了。

6

(多維新聞://blog.dwnews.com/post-1142264.html

香港“民族”認同?

本土派還有更激進派,他們主張香港獨立。其代表有香港獨立黨、本土民主前線、香港民族黨、香港民族陣線、學生獨立聯盟、學生動源、勇武前線等。

獨派的歷史并不短。香港第一個形式上的“政黨”,就是成立于1963年的民主自治黨,創始人馬文輝被稱為“香港獨立之父”。但是獨派勢力增大,不斷搞事,還是2010年以后的事情。

2014年9月,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香港民族論》。

此書稱因為英國的殖民統治,香港形成了獨特的經濟與文化生活,形成了區別于中國的“共同體”。最近數年,港人對中國的認同式微,對本土的認同增強。特別是在年輕人中,“脫北意識情緒……特別明顯”。

民族是“香港的共同體”,香港的客觀、主管條件催生了港人的民族認同。“香港具有統一的語言、有清楚定義的地理范圍、有共同的經濟生活,加上由拒共思潮衍生之共同心理特征,客觀條件與主觀想象結合,已足以構成香港民族。”

這個香港民族,必須與內地做“區隔”。至于以獨立建國還是城邦的具體形式,則可以討論。

正是在此書出版后不久,“占中”運動正式爆發,后來演變成“雨傘運動”。此事由港大法學院戴耀廷發起,后來在事件中,港大亦發揮積極作用,發動罷課等行動。

2015年1月,獨派組織香港本土民主前線成立,宣傳上使用《香港民族論》那一套話語術。2016年,組織的發言人,港大哲學系的梁天琦參加立法會議員競選,但因為不認同《基本法》被取消參選資格。

2016年3月28日,香港民族黨成立,這是第一個公開以獨立為目標的政黨。

4月5日,學生動源成立,召集人鐘翰林。這位鐘翰林是中學生,出生于2001年。這表明獨立派和歸英派吸引了很多年輕成員,并且進入中學校園活動。

2016年6月26日,我們熟悉的招顯聰建立歸英獨立聯盟,原本是想角逐立法會選舉。不過次日,招顯聰就宣布離開該黨。

2016年8月19日,鐘翰林稱已經在17間中學設立“關注組”,支持香港獨立。是的,中學、大學,甚至幼兒園,他們就是這樣借教育機構來搞政治的。

7

(BBC:學生動源的訴求很明顯了。)

論政治能量,它們加起來還不如“城邦派”(更不如勢力更大的民主派),因為他們在立法會沒有議席。不過不代表他們不能搞事情。

他們的“光榮戰績”包括但并不限于:制作英港旗幟,并在游行示威的時候揮舞。辱罵“水貨客”,堵截內地游客,驅除旺角內地大媽(“驅大媽行動”),高舉港英旗沖擊駐港部隊駐地。

8

(BBC:本土派手段比較激進,號召“勇武抗爭”。)

抵制“新自由主義的伸展”?

從“真普選”到“城邦論”,再到“獨立”(甚至“歸英”),香港某些人提出了越來越激進的主張。無論什么主張都是手段,最終要落到“治理”上。這些激進主張能夠掀起波瀾,提出者能夠進入立法會,說明的確有一些人在支持他們。

這表明,香港的治理出現問題,而且以往的模式無法解決,港人心中有怨,于是對激進方案持至少默許的態度。

陳云根在書中稱,香港當代政治“是地產與金融財閥的合體”,是“掠奪式的資本主義”。如今香港產業結構單一,地產、金融綁架經濟,貧富差距過大,底層人民生活困苦。

一句話,“新自由主義在香港伸展”,給香港造成無窮苦難。

這個論斷相對而言還是比較準確的,與內地對香港的主流研究結果大差不差。只是本土派提出問題都是內地帶來的,與內地“區隔”,就能包治百病。

社會治理出現問題、人們焦慮不滿、身份政治、街頭民粹運動,這個劇情,經常關注國際局勢的不應該感到陌生,不就是橫掃西方政壇的民粹政治運動的香港版本么?獨派在2014年之后走上政治舞臺,與西方民粹政治崛起的時機也是一致的。

畢竟“新自由主義的伸展”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自里根、撒切爾的時代以來,西方各國都在經歷社會貧富分化加劇、底層收入停滯、中產萎縮,民怨沸騰,就像火山隨時爆發。

美國“困難群眾”(the deplorable)對現狀不滿。這個時候,川普橫空出世,給了困難群眾一個靶子:建制派(兩黨建制派、華爾街、華府官僚)。如果這個不夠,還有第二個靶子:外國人(非法移民、難民、搶走你們工作的中國人、占便宜的歐盟和日本)。

川普給了困難群眾的情緒一個發泄口,于是被抬入白宮。

川普上臺后,以“美國優先”為施政綱領,退出國際組織、發布“禁穆令”、發動對華貿易戰,為了修建邊境墻不惜政府關門。大動作一個接著一個,令人目不暇接,選民們高呼過癮。

那么結果如何呢?“美國優先”并沒有讓銹帶再現生機,增加關稅反而讓國內消費者買單,這些都是筆者杜佳討論過的。至于減稅、壓低利率,也顯著更有利于資本財團和富人(包括川普自己)。

美國“困難群眾”沒想明白一件事情,川普作為依靠地產起家、身價40億的大資本家,難道不是“建制”的一部分?群眾的困難本來就是資產階級造成的,現在群眾寄希望于他們中的一員,怕不是拜錯了菩薩。

只是川普會忽悠,把民怨導向建制派和外國人。香港反對派把香港的問題歸咎于特區政府與中國內地的做法,與川普如出一轍。與英國脫歐派、意大利五星運動,以及一切在歐美肆虐的右翼民粹政治運動的手法如出一轍。

香港的自決派和本土派也沒想明白一件事情:既然已知香港的問題始于財閥壟斷,那么壟斷的財閥都是些什么人?他們是內地人還是香港人(英國人、加拿大人)?與內地區隔對誰最有利?

9

(BBC:“黃臺之瓜,何堪再摘”。)

在香港摘瓜的究竟是誰,吸香港血的究竟是誰?畢竟自回歸以來,中央政府沒要香港一分錢的稅收,還常常要送給香港各種政策大禮包。

香港幾個財閥的崛起,本身就是香港所謂“獨立城邦發展歷史”的產物?;毓楹竽詰毓苤平仙?,資本脫離了控制。是給予資本的“自由”太多了,“自主權利”太多了,而不是太少了。

新自由主義造成的問題是全球性的,而全球的建制派和反對派都拿不出解決辦法。這是因為目前的方案都只是在資本主義的既定框架內打轉而已。

劇本演過了,沒有效果,該換了。

本文為獨家網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足球直播比分网 www.274044.live)。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香港 香港問題 香港廢青 港獨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
{ganrao} 白银市交易中心专家 精选三肖四码资料 七乐彩5加1几等奖 宁夏11选五走势图今天 中盛投资 湖北11选5开奖推荐号码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牛 开股票配资公司 安徽11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千禧3d开机号与试机号 东方6 1五加一多少钱 广西快3和值走势 好运快3赚钱是真的吗 股票分析师待遇 甘肃福彩快三走势技巧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下载安卓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