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比分网:香港“民主派”到底是個什么派?

獨家網   杜佳   2019-09-09 14:22  

足球直播比分网 www.274044.live 在作為殖民地的大部分時期,香港是沒有政黨的。到了1990年代,隨著殖民政府放權,政黨發展之勢如雨后春筍。

1991年,“立法局”換屆選舉,有18個議席開放普選。政黨政治從此登堂入室?;毓楹?,到了目前這屆立法會(第六屆立法會,2016年到2020年),香港有大大小小政黨性質的政治團體近200個,其中在立法會有議席的政黨26個。

單從形式上來講,的確是繁華熱鬧。

香港政黨政治圖景

《基本法》允許香港行政、立法、司法一定程度的獨立自主,因此香港發展出一套形式上“三權分立”的體制。

在殖民地時期的大多數時候,香港行政獨大,港督獨攬行政權和立法權。當時香港雖然設有立法局,但僅作為咨詢機構,成員由港督任命。在這種體制下,政黨政治沒有任何發展空間。

回歸之后,香港延續了“行政主導”的權力格局。當然,行政長官不再大權獨攬,立法會作用增加,政黨政治活躍起來。

不過,政黨的作用依然受到了一定限制。例如根據規定,立法會可以審議、通過政府財政預算法案,但是提案權不在立法會,而在財政司;黨派可以參加選舉,但是多數黨不能“組閣”產生政府,行政長官當選后也必須脫離原政黨等等。此外,《基本法》規定,香港立法會制定的法律,需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而人大有權駁回法案。

這些規定與頂層設計是為了保持香港的長期穩定,特別是避免在回歸后的一段時期內因為過度黨爭而造成政局動蕩。而其直接的效果,就是將政黨政治限制在一定的范圍內。

但是,即使依照現在規定,立法會70名議員中的35名也由直選產生,而且“參政、議政”,審議法案也是實打實的權力。建設(提案)受到限制,但是否決不受限制。這些都讓港人參政議政熱情高漲,各派勢力爭先恐后,像模像樣地搞出一場政黨政治的大戲。

香港的政黨,大概分為3派:建制派、民主派和本土派。

1

(第六屆香港立法會各政黨議席數量,不包括獨立人士議席。)

親中央政府,或者希望維持現狀的政黨,被稱為建制派。在目前的第六屆立法會中,建制派政黨有35個席位。

希望香港實行西方民主制度的是“民主派”,有20個議席。

本土派就是港獨派,有1個議席。

《基本法》第一條即規定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不可分離”。筆者不是法律專業人士,也不知道港獨政黨進入立法會算不算違反“基本法”?

過度解釋:“07/08雙普選”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基本法》生效。根據規定,立法會議員和行政長官均由選舉產生。不過,這里的選舉是直接選舉和間接選舉(功能團體、選舉委員會選舉)混合的方式。

但是在民主派看來,間接選舉不是“真民主”,他們的訴求是實現普選,也就是立法會全部議席和行政長官均由直接選舉產生。圍繞著香港的民主化,民主派、建制派、港獨人士等各方面展開激烈的政治斗爭,從1997年持續到現在。

《基本法》規定,香港議員和行政長官,最終會由普選產生,但是不設具體時間表,政治改革要“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同時規定在2007年以后,議員和特首的產生方式“如需……進行修改”,需經過法定程序,并報備全國人大。民主派對這些規定給出了自己的過度解釋,說這就是中央“承諾”在2007年以后實行普??;如果到時候香港沒有實現“雙普選”,那就是中央食言。

從英文報道來看,西方媒體和NDI等國外組織顯然直接拿用了民主派的解讀(所謂“the promise of democratization in Hong Kong”)。

所以回歸后民主派的斗爭方向很明確:“07/08雙普選”。

1998年5月24日,回歸后第一次立法會選舉,民主派贏得20個直選席位中的15個,可謂重大勝利。

是年7月15日,民主黨議員鄭家富提案,在2000年實現立法會全面直選,2002年香港特首直選。不過法案未能通過。

2000年,立法會選舉,24個直選議席民主派獲得16個。

2002年2月,美國民主基金會下屬機構全國民主研究所(NDI)代表團訪問香港,會見民主黨主席李柱銘等。民主研究所在當年的報告中稱李柱銘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標志”。

2

(自由亞洲:2019年1月28日,李柱銘訪問臺灣。)

隨著2007年的臨近,香港開始嘗試改革。2004年1月7日,時任特首董建華宣布成立“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

3月,民主黨議員李柱銘、楊森訪問美國。在美國,兩人接受了美國之音等媒體的采訪。4日,美國參議院對外關系委員會就香港民主問題舉行聽證會,李柱銘等人受邀參加。

在聽證會時,美方議員重申《香港政策法》,“美國立場非常明確,長期以來,我方政策是香港應該擴大民主,實現普選”。

李柱銘對美方議員的關切和支持表達感謝,并表示“我們事實上可以在2007年民主選舉特首,2008年選舉產生立法會”。

連美國議員都知道,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議員尋求政制改革,難道不是應該去找全國人大,為何要去參加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中國政府對這種匪夷所思的行為表示反對。

4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否決“07/08雙普選”。不過民主派不打算放棄,選擇與中央對抗。7月1日,民主派發動“爭取07、08普選”大游行,號稱53萬人參加。

經過近兩年的調研,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于2005年11月發布第5份報告(因此被稱為“第5號政改方案”),建議在2007年和2008年改革選舉體制,增加直接民主成分,“符合《基本法》規定的循序漸進、均衡參與的原則,亦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

但民主派對此自然是不滿意的。11月29日,李柱銘等人與美國時任國務卿賴斯會面。12月4日,發動爭取普選大游行,號稱25萬人參加。

12月21日,第5號政改方案在立法會投票,雖然獲得多數贊成,但是因為民主派的反對,沒有獲得3/2多數票贊成,因此沒有通過。鬧出天大動靜的香港政改,竟然如此告一段落,讓人唏噓感嘆。

旗號:“爭取真普選”

通過《基本法》的規定,和“07/08雙普選”所引發的爭議,可以看出一點。在“要不要民主”,或者甚至“要不要普選”這個問題上,中央和香港各界是達成一致的,分歧在于具體如何執行。

根據《基本法》,香港的政改應該是“循序漸進”,最終達成普選。民主派希望一步到位。

香港民主派隨后又提出在2012年實現“雙普選”。

2007年12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規定,2012年時機不成熟,到2017年香港特首可以普選產生,之后立法會議員也可以普選產生。這再次證明,中央無意阻攔普選。

人大同時認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實行普選產生的辦法時,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然后再經過普選,報中央政府任命。

這本是維護國家統一的正常舉動,而且符合《基本法》。但是民主派反對這一點,稱這種普選是“假普選”,他們要爭取“真普選”。

兩家的方案大差不差,竟然水火不容,所以這也是一個話語權的斗爭。在民主派和西方的宣傳語境中,中央推動的普選不是真普選,中央肯定的民主不是真民主,只有民主派和西方支持的才是“真普選”,民主派的民主才是“真民主”。

12月30日,李柱銘等10名民主派議員展開“馬拉松絕食”以示抗爭。

2008年1月13日,香港民主派發動“堅持2012真普選,不要2017假民主”游行,不過只有數千人參加。

2009年11月18日,香港政府發布政改方案,計劃在2012年將立法會議席增加到70席,半數議席普選產生,進一步增加直接民主成分。

不過民主派不為所動,2010年1月1日發動“元旦大游行”,不過警方稱參加人數依然不到1萬。26日民主派(依照與NDI的謀劃)發動“五區總辭”。

3

(英國廣播公司2010年1月26日報道:五區總辭。)

2014年7月1日照例大游行,主辦方號稱51萬人參加。

7月15日,時任特首梁振英向全國人大提交報告,建議到2017年,香港特首由提名委員會“按照民主程序提名后由普選產生”。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肯定了特首的報告,同意2017年特首普?。?ldquo;831決定”)。

“會議認為,實行行政長官普選,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歷史性進步……穩步推進 2017 年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是中央的一貫立場。”

一句話:中央已經決定了,特首要普選。

會議還規定,在行政長官普選實現之后,立法會“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

民主派依然不滿,于9月發動“占中”、“雨傘運動”,混亂持續數月。

2015年6月18日,香港立法會就“831決定”方案投票,照例沒有通過。民主派議員照例表示反對,而建制派大批議員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在表決時臨時離場,導致議案以8票贊成對28票反對大比例失敗。

所以有人指出,某些人這是在“喊著民主反民主,扛著普選反普選”。

就這樣,香港的立法代表們自己放棄了在2017年實現特首普選的機會,辜負了香港社會各界“普遍殷切期待”。香港的政治體制無法“向前走”。此事的惡劣影響一直持續到現在。

“深層次矛盾未解決”

從形式上來看,民主派爭取的所謂“真普選”與中央同意而且推動的普選之間只差了一個選舉委員會提名候選人。

中央態度明確,香港特首不僅要對香港負責,“也要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因此必須“堅持行政長官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原則”。

畢竟一切要符合《基本法》,中央的決定也是很重要的。

連“香港城邦之父”、本土派的陳云根都承認“《基本法》賦予香港的內政權力大于英國殖民時期”。

民主派反對這一點,完全是擔心自己人選不上。2010年6月李柱銘等在香港城市大學召開研討會時闡明了這一點。因此他們要反對到底,“我們絕不接受這方案,這類篩選機制一定要取消”。

為了這個技術問題,香港各種勢力可以糾結20年,屢次發動大型抗議活動。

而且“占中”之后,民主派發動的大型抗議行動,持續時間越來越長,參加人數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混亂。到了2019年,動輒號稱百萬人上街,抗議者與警方爆發激烈沖突。

4

(美國之音2019年5月19日報道:李柱銘赴美會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呼吁美國施壓香港擱置《逃犯條例》修法草案。)

筆者合理猜想,即使真的按照民主派所希望的方式,實施“真普選”,民主派還是不會高興的。因為如果選出港獨特首,中央一定不會任命。到時候民主派又會說這不是“真民主”,又會發動新的抗議活動。所以民主派的訴求實質上是近乎獨立的“高度自治”,把香港變成中央管不了的獨立王國。

難道香港除了“真普選”、“真民主”沒有其他議題了?

香港治理問題紛繁復雜,除了“真普選”,還有地產、金融綁架香港經濟、寡頭壟斷等問題。英國《經濟學人》定期發布“裙帶關系資本主義指數”(crony capitalism index),香港總能高居榜首。

早在2005年12月,中國時任總理溫家寶與香港時任特首曾蔭權討論香港民主改革時,稱“香港目前仍有一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

這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比普選是真是假更有營養,但鮮見有人觸及。而且經過20多年的積累醞釀,這些問題使得普通香港人怨氣很大,幾乎一點就著,民主派不在這些議題上真著力,真參政議政,卻恰恰借此不斷煽動情緒,增強自己的的動員能力。

中央為香港民主發展劃出路線圖,希望香港政改循序漸進、穩步推進,自然是希望香港的各政治派別著眼于解決現實問題。不過從實際效果來看,香港民主派僅僅學會了西方議會民主表演性質的那一方面,和否決政治的那一套。

至于普選能否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本文為獨家網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足球直播比分网 www.274044.live)。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香港 香港問題 香港民主派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
{ganrao} 达人麻将单机版免费 双色球一码定蓝的绝招 长沙麻将app什么最好 22选5玩法介绍及中奖规则 心悦麻将天天输什么原因 四肖三期必出一管家婆 JJ斗地主大众麻将创建房间 网上赚钱软件哪个好 大众版单机麻将 香港九龙图库精选资料 微乐麻将下载 最简单的平码公式 南通金游棋牌游戏大? 欢乐捕鱼年年有余炮台多少钱 遇乐二鬼手机版下载 2018上线的捕鱼游戏